矿业设备 | 矿业新闻 | 矿产资源 | 矿业管理 | 矿业城市 | 矿权交易 | 矿业市场 | 矿业企业 | 中国矿联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中国矿业网 >> 中国矿业报 >> 电子版2013-2016>> 第六版>> 6.深度观察(周二、周四、周六) 编务热线:13718643421 010-66557768转837

在海上,仿佛看到列车呼啸而过
——记福建省核工业二九五大队华南工程勘察院海上钻探的一天
http://www.chinamining.com.cn 2016年11月24日 作者: 编辑:

钻探船

  海上钻探是怎么一回事?带着好奇心,笔者近日跟随福建省核工业二九五大队华南工程勘察院(下称华南工勘院)项目负责人戈金华,来到该院的海上钻探平台,体验了工勘人海上钻探一天。
  清晨,顶着寒风出发
  11月22日凌晨5时,大多数的上班族还在甜蜜的睡梦中,而作为福厦铁路客运专线地质钻探8标段的项目负责人戈金华和司机钟天宝却已早早醒来,在项目驻地——福建省莆田仙游枫亭镇的一处民宅里简单地喝了一碗稀饭后,带上工具包匆匆地出发了,随行的还有监理单位负责验孔的鞠工和业主单位负责测量放样的廖工。由华南工勘院中标的福厦客运专线标段位于泉州与莆田交界的湄洲湾海域,这里将建设一座海上铁路特大桥。自今年10月4日入驻海上钻探项目以来,戈金华带领的项目组就开始了“面朝大海”的生活,他们随着潮涨潮落,连续工作近50天(中间曾遭遇上2次台风,导致钻机停止作业)。完工钻机141个,钻探6694米,没有一个报废孔。
  初冬,凌晨五点的枫亭镇,天刚蒙蒙亮,毛毛细雨、微微的海风带来丝丝凉意。街道上显得冷冷清清,除了几个早起的生意人外,很少有人出行。项目组的车辆行驶了20来分钟就到达郊外海边码头。远远望去,东方已经露白,雾气笼罩着海面,依稀可看到海面上10艘钻探船,正按照设计孔距要求一字排开。一下车,大家各自拿着自己的工具包、RTK测量仪、记录本,穿上救生衣。负责测量定位的廖工已在岸边校正基准点。负责编录的小戈和监理员边等着交通运输船只,边聊着项目的进展。“今天有哪几艘船施工的钻孔将终孔?哪艘船进尺多少?”这是他们聊的最多的话题。
  据悉,戈金华,今年28岁,2008年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华南工勘院,至今已经有8年的公路、铁路工程勘察工作经历。他说,因为工作需要,广西、云南、四川和福建的不少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最繁忙的时候,一年在野外多达350天。尽管担任过不少公路、铁路线路勘察的项目负责,但湄洲湾海上钻探是院里承接的第一个大规模海上勘察项目,也是他承担的第一个海上勘察的业务,他深深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和责任。
  潮涨,开启忙碌工作
  岸边的潮水慢慢接近码头,等待了10多分钟,项目组的年轻人登上了一艘刚靠岸的简易交通运输船,小船缓缓向项目工作区域驶去。沿途都是一些养鱼的网箱和养殖海蛎打的木桩,小船需小心地避过一条条绑绳绕过养殖区域。行程20分钟后,笔者来到了Jz-Ⅲ1606-104798-1钻孔所在的200吨位船泊。一上船,只见技术员开始各自工作。据了解,这个钻孔目前钻进61.32米,戈金华一边查看钻探的岩芯、检查钻探班报表,一边在核对地层层位、复核样品采集情况、校正孔深。而监理则在一旁查看钻孔质量情况,测量钻孔浮标。检查完一个钻孔,大家又乘着交通船来到了另一艘船检查即将终孔的钻孔。每到一个新的钻孔,戈金华上船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叫钻机机长,对钻孔孔号、里程位置及设计深度进行逐一核对,并提出下一个钻孔技术要求及交代各类的注意事项。监理负责对钻孔质量进行评价,填写验收表。测量员则通知船长起锚向下一个钻孔的位置前进。据了解,每天雷打不动地在10艘船上挨个检查一遍得需4个多小时。而临近中午退潮时,他们又得赶紧坐上交通船往码头驶去。
  上午上岸后的时间,是每天的工作例会。由于项目涉及沟通协调的事,既涉及到设计方、监理方、钻探施工方,也涉及到当地百姓。因而这个例会成为各方加强沟通、良好协作的桥梁,也是大家集思广益解决现场问题的平台。22日,戈金华联系了两个人,一个是负责施工的钻机负责人,为了加快项目进度,项目组计划增加2艘船;一个是协调当地老百姓的海滩养殖补偿问题的村干部,希望钻探船对损坏的海蛎养殖问题得以解决。处理完这些事情已是中午12点半,匆忙地吃完午饭,戈金华又马上对上午完成钻孔的资料进行整理,打电话到机台了解钻孔附近养殖、渔网等情况。
  下午3点是枫亭镇涨潮时间,项目组工作人员忙着对机台反映有损坏养殖的地方进行核查和清点,对钻孔进行抽检,对机台在例行检查中发现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进行整改。
  深夜,他们依旧忙碌
  回到岸上已是傍晚时分,雨夜天色早已暗下。晚饭后,戈金华开始对当天完成的钻孔进行工作量统计、编制地质柱状图,输入数据库后绘制地质剖面图,然后与设计单位和监理方对接当天完成的工作,沟通解决一些新出现的问题。完成这一系列工作后,项目组又开始准备第二天的工作安排,预估第二天有哪些钻孔可以完成,计算涨潮落潮的时间、安排交通船几点到码头,先上哪条船,先终哪个孔,收集采集到的样品,几点上岸。
  当一天所有的工作都结束的时候,戈金华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是晚上11点38分。他突然想起忙了一天还没给妻子打个电话,看了看时间有点犹豫,但还是给妻子发去了一条短信:“我一切安好,晚安!”□



 用户 验证码 显示评论

相关新闻


中国矿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矿业联合会”、“中国矿业网”、“中国矿业报”、“中国矿业杂志”的所有信息,版权均属中国矿业联合会或中国矿业网所有,不得非法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信息。合法使用本网信息的,应注明"来源:中国矿业网"等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国矿业联合会”、“中国矿业网”、“中国矿业报”、“中国矿业杂志”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发挥网络优势,传播更多信息,服务矿业行业发展,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会尊重著作权人或互联网内容提供者的著作权。如有异议,请按照《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的要求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电子邮箱:pub@chinamining.com.cn
联系电话:010- 62245561



版权所有 ©中国矿业网(国土资源部矿产开发管理司、中国矿业联合会主办 中国矿业报社、中国矿业杂志社联办)1999-2007
  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发邮件给我们

电话:010-62245561 京ICP备06023581号 企业邮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