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设备 | 矿业新闻 | 矿产资源 | 矿业管理 | 矿业城市 | 矿权交易 | 矿业市场 | 矿业企业 | 中国矿联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中国矿业网 >> 中国矿业报 >> 电子版2013-2016>> 第六版>> 6.深度观察(周二、周四、周六) 编务热线:13718643421 010-66557768转837

穿越新疆大漠的江西“胡杨”
——赣西北大队开展新疆区调项目纪实
http://www.chinamining.com.cn 2016年11月14日 作者: 编辑:

野外考察

  在新的一轮地勘单位改革中,赣西北大队新疆区调项目作为大队“走出去”的突破口,为大队经济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实现可持续发展激活了“一池春水”。地质队员们也像胡杨树一样,用自己的铮铮铁骨倔强地战斗在戈壁沙漠上,顽强地穿越一片片沙土。他们用自己特有方式所展现的胡杨精神、释放出的一种震撼力量,让人肃然起敬。
  扎根隔壁
  “胡杨”的根扎得很深很深,他们不忘初心,用执着的信念把爱深深扎进地质事业,奋战在辽阔的戈壁和荒漠。
  “结婚十几年了,他从未和我说过野外有多苦,他发给我的照片都是最美的风景。我以为,在新疆开展区调项目应该是跟在咱们江西一样的。”新疆分院临时党支部书记、东准项目负责孙国庆的妻子说。
  从木垒县出发,沿着碎石公路一路往北大约200千米,来到距中蒙边境30千米的地方,沿途黄沙飞舞,人迹罕至。下车后,孙国庆抖了抖身上的尘土,环顾一周,眼前茫芒戈壁滩的壮观景象让他为之震撼、激动和兴奋,这一刻,他打掉了进疆前的种种顾虑和不安的念头,为自己暗暗加油,也为自己有幸从事地质事业而感到骄傲。“我虽然只是一名‘临时’党支部书记,但身上那份责任却不是‘临时’的。”重任在肩,愈发有事业的干劲。
  从内地到新疆,从矿山到区调,矿区地层构造、采样标准、安全隐患、风土人情等等全新的工作环境和业务领域给项目部成员们带来了诸多挑战。孙国庆常常对自己说:“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把所有队员的力量凝聚起来才会取得完美的结果”。
  他是支书,信念坚定,不忘“初心”,通过“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更加展现出一名党员干部必须有的敢于担当的精神品格和实际行动;他是师长,指导组员整理好采集的数据,及时上图,一点一滴的传授火山岩地区的地质知识;他是采样工,当野外采集样品数量较多时,主动背上最重的样品,走到最前面,提醒大家注意脚下安全,踩实抓稳;他是大哥,时刻关心同伴,总是叮嘱做饭的师傅做些可口的饭菜,尽力改善大家的生活……
  “在他身上,我感受最大的是亲和力、正能量、敬业心。”同事凌仕雄说,“敬业心更能准确表达他对事业的态度,那种热爱是深入到骨子里的。”
  长期与山水、岩石打交道的地质队员有着山一样的质朴,也有着水一样的柔情。“爸爸,我学了一首诗想念给你听听: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爸爸,那您是现代版的张骞吗?”7岁的小儿子总爱在孙国庆面前炫耀新学的知识,只要条件允许,电话里父子俩能聊上大半天。“牛郎织女今夕会,欲吐衷肠网不为,屹立山颠任风吹,讯息交互喜上眉。”在七夕夜里,孙国庆深有感触得写了这几句话……
  永不言弃
  “胡杨”,在天地间奋发顽强地释放着生命的力量,那种坚韧的意志,表达着永无言弃的决心。
  “第一天出野外,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差点儿就得在野外过夜了。”回想起第一次野外踏勘的过程,赣西北大队新疆地调院院长邹国庆仍心有余悸。
  项目正式启动前,邹国庆和西准项目负责人周才坚带着4名队员进行10千米的野外踏勘,想要初步了解区域的地形地貌、地质构造特征。这天清晨,大家收拾装备,带上水和干粮,按照既定的路线出发了。
  “我不仅是名司机,更是半个地质人嘞,一般的路线难不到我,下午8点不见不散!”胖胖的余师傅骨子里总是透着那股幽默劲儿。在送走队员后,刘、余两名司机师傅带上手持GPS,驾驶着两部越野车按照地形图所标注的位置,去寻找接头地点。
  荒凉的山包一座连着一座,没有尽头,没有人烟,看似表面形态起伏和缓的地形线,实则切割厉害,起伏陡峭。由于设想的线距与实际踏勘线路相差太大,艰难的地形给“初来乍到”的地质队员增加了不少难度。
  大家按照原定路线马不停蹄地翻越着一座座山丘。当太阳划过头顶落到地平线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看来天黑之前是赶不到接头地点了。”对于邹国庆来说,队友们的安全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天,彻底黑透了。“虽然手机没信号,但可以当手电筒用,不至于迷失方向”。“再坚持会儿,快到终点了,大家都跟上!”邹国庆在前面指挥带路,队员们相互鼓励着。其实,前面的路到底有多远,大家的心里都没底,只能摸黑向前,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布满碎石的山路上。
  到了晚上10点多,由于上山时只带了午饭和适量的水,大家伙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体力也基本透支了。每人背着一包满满的岩石样品,忍着饥饿和口渴,大口大口地喘吁着,就像一群负重的骆驼。邹国庆、周才坚两位年过五旬的老地质队员,双脚被磨起了大大小小的血泡。周才坚的双脚掌还患有脂肪垫炎,行走距离过长,踩在坚硬、破碎的岩石上,就会钻心地痛,但他却一直走在队伍的前列。
  临近午夜12点,靠着手机的微弱灯光和心中坚定的信念,他们终于走到了接头点。焦急等候多时的两位司机看到大家一个都不少,完完好好地回来时,眼睛里涌出了泪花,拍着大家伙的肩膀激动地重复只说一句话:“平平安安地回来就好!”
  车子颠簸地行驶在戈壁滩上,他们内心却感觉无比的踏实和幸福。这一天,他们走了25千米的山路。
  无惧孤独
  “胡杨”,用坚韧和顽强,在沙漠弋壁绽放着生机无限;用寂寞和孤独,固守着永恒不变的信念。
  “刚到新疆时,我们住的是干打垒的房子,旁边紧挨着骆驼栏、牛栏,散发着一股特别难闻的味道”。后来,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东、西准项目部安排住进了当地援建的仓库。但缓解的仅仅是住宿条件,其他条件依然恶劣:除了周边几间牧民的房子外,方圆几十千米没有人烟,不通电,没有水,依靠太阳能信号塔接收信号的手机到了天黑就没用。
  晚上,队员们整理资料、绘制图件时,为了能使发电机的运转同时供应到多台电脑,大家自觉得把电脑亮度调到最低,把更多的光亮留给需要手绘图件的队友。
  “我们每天坐着汽车去挑水、去洗衣服,和骆驼、绵羊、黄牛共饮一河水。”钟永鑫是在二女儿刚过百天生日的时候来到工区的,他说,西准项目附近唯一的水源离项目部有3千米,如果小河的水干涸了,还要去到更远的地方。
  而在东准项目部,能吃上一顿青菜是件非常奢侈的事。刚年过30的凌仕雄是西准副项目负责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总能安排得妥当细致。他说,“采购食材是在200千米远的木垒县城,十天轮流安排大家去趟,沾沾人气儿,这也是项目组最贴心的‘服务’之一”。“交给他的事我们都放心。”踏实,沉稳,这是凌仕雄留给同事们印象。
  由于身体原因,结婚好几年的小凌都没能升级当爸爸,最后夫妻俩决定做试管婴儿。出野外之前,妻子查出已经成功受孕,一直梦想当爸爸的小凌喜出望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妻子。可为了工作,只好打电话向岳母求助来照顾妻子。“老婆说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爸爸,怀孕出野外,收队回来就当爹了。我要努力给孩子赚奶粉钱。”小凌的骨子里不乏有趣的因子。
  “你们辛苦了,项目组取得如此多的成果,跟大家辛苦劳动、无私的付出是分不开的,小兄弟们,继续加油”;“如果我是风,是云,是游子,我想对你说,你们永远是我心中最后的温暖”……野外项目成员的工作、生活中积赞许多师长的叮咛、对妻儿的牵挂,在平凡而又琐碎的小事背后,折射着它的美丽。
  因为环境和生活上的不适应,卢观送肾结石发作过,凌仕雄的胃病一直没有缓解,黄凯因为想家常常失眠……即便出现这样或那样的状况,可野外各项工作从来也没有落下。
  砥砺前行
  “胡杨”,她任风吹、任沙埋、坚韧地屹立天地间,面对艰难困苦的环境,依然充满了希望,期待奇迹的出现。
  在刚刚过去的夏天里,戈壁的天气好热好热,紫外线强,又没有遮挡地,风吹日晒,队员们的脸裸露在外,一天就掉一层皮。“为了不被晒出皮肤病,天再热,大家也不敢脱衣服,汗水风干形成的盐渍一道道留在鲜红色的工作服上。”
  “区调队员的午饭向来是‘风餐’,戈壁的山头上没有背风处,大风裹着沙石吹到食物上,大家只好把八宝粥、蛋黄派和着沙子一块吃进肚子里。”孙国庆说,平均每天野外工作8小时,上山时至少得背上5瓶矿泉水,下山时又换成满满的岩石标本了。
  夏季,正是骆驼草、梭梭草这些叶子带刺状植物生长最为繁盛的时段,常常扎进衣服或鞋子里,不得不停下来取出小刺,非常麻烦。何伟说,戈壁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特别硌脚。陡滑的山坡爬起来,总是碎石乱滚,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胆的,唯恐一不小心滑倒,或者滑落的滚石把后面的队员砸伤。
  不论困难有多大,条件多艰苦,队员们以昂扬的面貌砥砺前行着。按照任务书要求,2016年度的工作量完成了计划任务的200%,取得了一系列新发现。其中,在西准项目首次发现了两条蛇绿岩带,为达尔布特缝合带构造提供了新的动力学证据,同时还现两条镍矿(化)体和多个达工业品位的铜、金矿点;在东准项目中,新发现的十几个火山机构、化石群落富集层及新奇的火山地貌景观可望在旅游地质方面有新突破。
  项目还在推进,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做,许多困难需要克服。面对不久的将来,大家充满了期望。□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在行业创新转型升级的浪潮中,围绕地质立队,赣西北大队把调结构、转方式作为长足发展的必由之路,先后多地考察调研,精心谋划布局,反复研究论证,最终决定依托“一带一路”发展愿景,把新疆作为“走出去”的第一站,运用市场手段,通过联合与合作的方式,竞争获取省外勘查项目资格。事实证明,项目的实施,在大队增强竞争实力和抗风险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中迈出了成功一步。相信,只要大胆“走出去”,就能收获外面世界的精彩。



 用户 验证码 显示评论

相关新闻


中国矿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矿业联合会”、“中国矿业网”、“中国矿业报”、“中国矿业杂志”的所有信息,版权均属中国矿业联合会或中国矿业网所有,不得非法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信息。合法使用本网信息的,应注明"来源:中国矿业网"等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国矿业联合会”、“中国矿业网”、“中国矿业报”、“中国矿业杂志”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发挥网络优势,传播更多信息,服务矿业行业发展,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会尊重著作权人或互联网内容提供者的著作权。如有异议,请按照《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的要求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电子邮箱:pub@chinamining.com.cn
联系电话:010- 62245561



版权所有 ©中国矿业网(国土资源部矿产开发管理司、中国矿业联合会主办 中国矿业报社、中国矿业杂志社联办)1999-2007
  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发邮件给我们

电话:010-62245561 京ICP备06023581号 企业邮局